斯大林的父親是一個手藝人,為什麼他的兒子卻是一個有手藝的職業?

翻閱蘇聯曾經的領袖斯大林的簡歷之時,總會有著這麼一個字眼“工人”的兒子,然而從斯大林家鄉喬治亞哥里縣的百姓口中,傳出的“真相”彷彿並不是如此,斯大林的父親只是短暫的去喬治亞首都第比利斯的製鞋廠當過工人。

斯大林的父親是一個手藝人,為什麼他的兒子卻是一個有手藝的職業?

也真是因為有著這麼一段當工人的經歷,名叫維薩里昂的斯大林父親,獲得了一個一技之長“修鞋”,於是也就有了絕大多數斯大林相關資料之中提到的“斯大林父親是一個縫補鞋子的鞋匠”。

鞋匠雖然聽著不好聽,但是怎麼也算是一個手藝人,是一個有著一定收入的職業,因而按理說斯大林應該對這個父親有著深刻的印象,畢竟父親很有可能是一家之主,家中頂梁之柱子。

但是從斯大林當上蘇聯領袖之後,下面的蘇聯輿論在為其生平立傳之時,幾乎除了“斯大林的父親維薩里昂整日做工,修補鞋子”之類的簡短記載之外,沒有過多的修辭歌頌他培養了領袖斯大林。

彷彿成為了斯大林人生之中不那麼重要的過客,反而在喬治亞傳統家庭之中,處於次要地位的母親,被各種辭藻包裝成為“偉大聖母”般的人物。

斯大林的父親是一個手藝人,為什麼他的兒子卻是一個有手藝的職業?

喬治亞因為地理位置,並不屬於歐洲工業化的核心地點,同時政治上也不是自己宗主國俄羅斯帝國的核心區域,就近代文化發展來說,屬於相對西歐要落後很多的地區。

也正是因為這個落後,男尊女卑的觀點並沒有在這裡被破除,絕大多數的喬治亞家庭依舊是處於男性絕對強勢的狀態,女性往往被定義為男性的附屬品。

斯大林的母親叫作葉卡特林娜·朱加施維裡,民族性上有人說她是喬治亞人,也有人說她是帶有蒙古血脈的奧塞梯人,也正是因為這個民族的不確定性,斯大林自身民族性也被質疑,法語版《斯大林傳》的作者蘇瓦裡瓦,就以此為根據,在書中引用了居住在巴黎的喬治亞僑民的話“斯大林是摻雜蒙古血液的喬治亞人”。

然而雖然母親的民族,讓人有了質疑他的機會,但斯大林絲毫沒有做任何可以查證的過激理會,在蘇聯公開的文件之中,強調的是葉卡特林娜·朱加施維裡對自己的獨養兒子斯大林表現出了偉大的母愛。

斯大林的父親是一個手藝人,為什麼他的兒子卻是一個有手藝的職業?

而這份母愛的具體體現,莫過於葉卡特林娜·朱加施維裡作為一個女性,肩負起了養活一家人的重責,根據斯大林的同學戈戈希亞的回憶:斯大林的母親為哥里的有錢人洗衣服或者考麵包換取微博的收入,而收入往往會被用於支付1。5盧布的房錢,且因為收入太少,這個房錢往往很難省下來。

與母親辛苦勞動養家相反的則是父親糟糕的表現,根據著名作家伊雷馬什維利所著的《斯大林和喬治亞的悲劇》中的記載,斯大林的父親維薩里昂性情嚴厲,是一個毫無心肝的酒瘋子,他會把自己賺的絕大部分錢都花的乾淨。

正是因為這樣,也就有了斯大林母親給別人洗衣服交房租的事實。酗酒的人,從歷史的經驗來看,往往都或多或少有家暴的傾向,所以斯大林的童年記憶中,父親是惡魔般的存在,動不動就藉著酒瘋打他。

對於這一歷史事件,伊雷馬什維利是這樣描述的“(斯大林母親)悲哀的看著維薩里昂虐待自己的兒子”。可能正是因為幼年有著被自己父親家暴的經歷,當斯大林當上領袖之後,對自己的父親沒有絲毫的好感,甚至回憶到幼年的遭遇,滿滿的都是傷心淚。

同時在父親“無能”襯托之下,苦苦支撐這個家,將她培養成為人才的母親,就顯的更加的偉大珍貴,所以也就有了斯大林成領袖後,大肆歌頌母親,卻幾乎不提父親。

作者推薦:斯大林到底是哪個民族?喬治亞人:不夠純粹,摻雜蒙古血液

參考資料:《斯大林評傳》,列夫·托洛茨基【蘇】著,上海三聯書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