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水貨”外援照樣立足世界盃,中超球隊對外援一樣急功近利

曾經的“水貨”外援照樣立足世界盃,中超球隊對外援一樣急功近利

世界盃小組賽F組末輪比利時與克羅埃西亞一役,是一場關注度極高的生死戰,上屆世界盃季軍與亞軍為爭奪小組賽出線權而死磕。身披6號球衣的維特塞爾連續第三場代表比利時隊首發,這位曾效力於天津權健隊的外援,如今在“歐洲紅魔”隊內依然無人可替。首發出場的比利時隊邊鋒卡拉斯科也曾在大連一方隊留下過印記,不過其中既有場上發揮絕對核心作用的歡樂,也有與本隊中國球員衝突的不快。

四年前的俄羅斯,有多達九位中超球員出現在世界盃賽場上,其中就包括維特塞爾和卡拉斯科。而如今,伴隨著“金元足球”潮水退去,這一數字已直線下滑至兩人。過去靠著砸下天價轉會費和高額薪水,中超引進了一撥在歐洲聯賽效力的頂級球星,其中多人都在國際賽場上有過出色表現,這並不奇怪。而這次,多位曾被視為“水貨”的中超前外援,依然能在本國世界盃陣容中佔據一席之地,反倒有些出人意料。

表現水不水,要看怎麼用

除了維特塞爾之外,克羅埃西亞陣中也有一名中超舊將——18號奧爾西奇曾在2016年代表長春亞泰征戰了半個賽季。與頂著頂級球星光環來到中超的維特塞爾不同,奧爾西奇當年僅以130萬歐元的低價從韓國全南轉投長春,半個賽季兩個進球的表現堪稱“水貨”,2017年年初就被打了七折賣回韓國聯賽。在中超的黃金時代,奧爾西奇顯然屬於“價廉不物美”的典型,也因此成了中國足壇的匆匆過客。

2018年夏天,奧爾西奇結束在東亞長達三年半的淘金後回國,反倒爆發第二春。他近四年在克羅埃西亞豪門薩格勒布迪納摩的表現極為出色,他擁有反擊戰中必需的速度,而且從不貪功,是一位團隊型選手。2019年,奧爾西奇終於榮升為國腳,作為替補出戰去年歐洲盃,奧爾西奇在對西班牙隊的八分之一決賽上險些創造奇蹟——第67分鐘登場的他先在第85分鐘打入一球,隨後又在傷停補時第2分鐘為帕薩利奇送出助攻,幫助克羅埃西亞3比3逼平西班牙,只可惜克羅埃西亞在加時賽連丟兩球,遺憾出局。在本屆世界盃小組賽前兩場比賽,奧爾西奇都獲得替補亮相的機會,並在對加拿大一戰登場8分鐘就送出助攻,在世界盃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曾經的“水貨”外援照樣立足世界盃,中超球隊對外援一樣急功近利

同樣曾被打上“水貨”標籤的還有塞爾維亞國腳古德利。古德利2017年從阿賈克斯加盟天津泰達時同樣是不到600萬歐元的身價,在泰達效力一年更是被廣州恆大挖角,但在當時星光四射的恆大,古德利機會不多,隨後被視為“水貨”而拋棄。古德利不是保利尼奧這個級別的球星,但他也有自己的長處——防守,當迴歸歐洲後,他在塞維利亞擔任後腰,偶爾也能出任中衛,是所有球隊都喜歡的中後場多面手。本屆世界盃對巴西一戰,古德利首發出戰57分鐘,他兢兢業業地鎖死了巴西隊的中前場串聯,讓內馬爾踢得極不舒服,而在古德利被換下場後,重新活躍起來的內馬爾策劃了巴西隊的兩個進球。而在生死戰對陣瑞士一戰裡,主教練斯托伊科維奇用他換下韋利科維奇擔任中衛,古德利出場後,塞爾維亞隊沒再給瑞士隊進球的機會。像古德利這樣特色鮮明的球員,放在錯誤的位置上自然無法閃光,而中超一貫對中場外援的衡量標準就是進攻,“水貨”的評定顯然冤枉了他。

身價不算高,功能最重要

參加卡達世界盃的兩位現役中超球員,也都屬於低價外援之列,但各自都很有特點。喀麥隆國腳巴索戈2017年以非洲杯冠軍隊主力身份加盟河南建業隊,在當時中超外援動輒身價數千萬歐元,以600萬歐元從丹麥聯賽引進的巴索戈顯得默默無聞,而這一價格其實已溢價數十倍之多。

儘管技術粗糙,但巴索戈憑藉驚人的速度和衝擊力立足中超,這位“特定功能型選手”在河南與申花都能佔據一席之地。巴索戈此次入選喀麥隆隊世界盃陣容,也頗令輿論意外,不過看起來主教練裡戈貝特·宋同樣看中的是他在反擊中的速度優勢,在對塞爾維亞一戰第67分鐘換上巴索戈的意圖正是如此。有趣的是,在出場前,巴索戈的名字已經寫上了技術統計,第30分鐘,他因為在替補席上抗議,在沒有登場的情況下被出示黃牌警告。

曾經的“水貨”外援照樣立足世界盃,中超球隊對外援一樣急功近利

韓國國腳孫準浩在加盟山東魯能時,中超最奢靡的時代已經結束,450萬歐元的身價如今已屬頂流,但相比過去實在不算什麼。儘管來到中超前已是韓國聯賽最佳中場,但他在國家隊主教練心目中的地位低於黃仁範,也不及在中國、日本和卡達等多國聯賽效力過的鄭又榮。在韓國隊內,孫準浩是標準的輪換球員,特色不夠鮮明,但在場上具有全能性,自然也能在隊內擁有一席之地。對烏拉圭與葡萄牙兩場比賽,韓國隊主教練本託均在比賽七八十分鐘左右派上孫準浩,前一場側重於拿球控制,後一場則是搏命進攻,即使比賽策略與局勢不同,都能找到孫準浩的用武之地。

隨著限薪限身價政策出臺以及俱樂部預算縮水,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足壇將不會再現“千金買骨”的盛況。這意味著中國俱樂部們需要更為慎重,優秀外援不代表就是合適的外援,低價球員也不代表就是不合適的球員。引援不是刮彩票,而成了螺螄殼裡做道場。

作者:陳海翔

編輯:吳雨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