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生土長北京娃,“京城四少”戰冬奧

土生土長北京娃,“京城四少”戰冬奧

中國男冰的“北京力量”。鍾暐(左二)、閆俊丞(左三)、英如鏑(右三)、陳梓蒙(右一)和來自北京隊的張澤森(左一)、張鵬飛(右二)。圖片來源:陳梓蒙微博

中國男冰陣中,有四個土生土長的北京孩子:鍾暐、英如鏑、陳梓蒙、閆俊丞。四人年少時都曾闖蕩北美,也曾多次代表中國隊征戰少年和青年組世錦賽。留洋海外,學成歸來,小哥兒幾個一心報效祖國,冬奧會就是最好的舞臺。

“北京人在北京參加冬奧會,對我來說就是夢想成真。”英如鏑說。

別看如今京城民間冰雪運動開展得如火如荼,十幾年前,打冰球的孩子並不多。對冰球運動滿懷熱愛或極具天賦的孩子,若想尋求更高發展,遠赴美國或加拿大留學是一條發展途徑。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四人小小年紀時便遠走他鄉。

土生土長北京娃,“京城四少”戰冬奧

閆俊丞

“我小時候超愛冰球!”21歲的前鋒閆俊丞在四人中年紀最小,卻在首場比賽中獲得了近14分鐘上場時間,是本土球員中最多的。9歲那年,他遠赴加拿大,後來成為安大略省青年冰球聯盟(OHL)選秀“中國第一人”,並躋身北美頂級青年冰球聯盟(BCHL)。2019年1月,閆俊丞還曾作為副隊長征戰U20世錦賽丙級組賽事,助中國隊成功升組,並獲得“最佳球員”稱號,“我覺得這是一件特別酷的事。”

不過,閆俊丞始終忘不了小時候在北京練球,和小夥伴們四處“找比賽打”的時光。“那是我冰球生涯的起點,我對冰球的興趣和基本功,都是那時候培養起來的。”閆俊丞說,“正是這段經歷使我能夠向著更高更遠的目標飛翔。”

同為23歲的英如鏑、鍾暐和陳梓蒙則是“發小”,六七歲就在一起打球,是當年一度震驚歐美業餘冰球屆的“虎仔隊”成員。雖在國外生活多年,但幾人骨子裡的“北京基因”抹不掉:不卑不亢,大氣、仗義,有裡有面兒,張嘴就是一口地地道道的京腔。

土生土長北京娃,“京城四少”戰冬奧

陳梓蒙

就拿四人中唯一的後衛陳梓蒙來說,在國外參加球隊選拔時沒少吃苦。小時候胖墩墩的陳梓蒙,踏上國貿冰場之初,只是想選擇一項“挺爺們兒”的運動減減肥。天賦平平的他,憑藉一腔熱愛,靠著超乎常人的努力、自律和謙遜,一步一個腳印地走。“煎熬確實有,但退縮是沒有的。”跟外國球員對抗,身材、技術、速度都跟不上,手腕受了傷,一動就疼,用繃帶打著固定繼續練。執著的精神打動了教練,進了隊,越打越好。

有一次,陳梓蒙接受加拿大電視臺的採訪,需要錄一段他吹薩克斯的影片,小夥子選擇了中國國歌。參加北京冬奧會開幕式那天,他在社交平臺上激動地寫道:沒有語言能夠形容當一箇中國人有多自豪。我現在的生活就是從小的夢想。陳梓蒙說,“為中國冰球盡一份力,登上奧運會的舞臺,推廣這項運動。”

土生土長北京娃,“京城四少”戰冬奧

鍾暐

同樣是“國貿出身”的前鋒鍾暐,是中國冰球首位亮相NCAA(美國大學體育協會)的球員。冬奧會前,他效力的亞利桑那州立大學還特意釋出官方賀信,恭喜鍾暐入選了中國冰球隊冬奧會陣容。為了能打NCAA,學習成績優異的鐘暐放棄了就讀南加利福尼亞大學、紐約大學、波士頓大學等名校的機會,在青年聯賽中臥薪嚐膽、摸爬滾打。曾有幾所身處低級別聯賽的學校邀他入隊,但他篤定前行,終於如願以償。北京孩子,關於夢想,從不遷就。

土生土長北京娃,“京城四少”戰冬奧

英如鏑

跟兄弟們的選擇不同,英如鏑18歲就簽約崑崙鴻星俱樂部,登上了職業賽場。這幾年,他在高水平聯盟中取得了長足進步,是此次國家隊中最出色的本土球員之一。4歲打球,9歲赴美留學,英如鏑始終初心不忘。“在國外,無論代表哪個俱樂部,都是為了贏球而努力。但代表國家隊比賽是另一種感覺,是為了國家榮譽在拼搏,那種感覺格外神聖。”剛出國那幾年,每3個月就得回國辦簽證,但英如鏑從沒想過移民,“出國打球是為了將來有一天代表中國參賽,推動中國冰球的發展。”英如鏑說,“無論走多遠、多久,我們都沒忘記要回到哪兒。中國,北京,永遠是我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