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死命》第六十八章風水局:龍臥水

沉吟了很久,這一切的事情明天過去以後就一清二楚了,只是照她這麼說,人形太歲還是太歲嗎?

“行了,你先去睡啊,明天到了之後,自然就知道了。”天展說道。

“嗯。”

我點頭的重新回到了草棚裡,躺在地上緩緩的睡了過去。

一夜到天亮,早上是天展叫我們起來的,大家都收拾了一下,將帳篷重新的收起來,稍微吃了一點壓縮餅乾,我們四個朝目的地而去。

一路上基本沒有任何的休息,只是中午的時候停下來吃了一點東西,然後稍微的修整了一下,就繼續趕路。

我心中計算的是,今天晚上一定要到那個地方,可下午三四點的時候,天展就湊在我耳邊說了一句,快到了。

我自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果然再走了不到半個小時,穿越了一片荊棘林之後,看到了一快空曠的地方。

其實也不算太空曠,只是相對於其他地方茂密的樹林來說,這裡的樹木很低矮,而且顏色也有些不對,好像營養不良一樣,我想這些花草樹木的養分,應該是被之前埋在地下的人形太歲給吸收了。

我們四個直接走到了中間,有個黑黝黝的土坑,裡面少說也有七八米,我真是好奇,這人形太歲埋這麼深,是怎麼被人發現的?

而圍著這深坑附近一圈,真的有挖開的痕跡,難道那一千古代軍人的屍體真的埋在這裡?

“到了地方了,可以說了吧?”我盯著文雨說道。

文雨看了我一眼,並沒有說話,而且直接跳進了深坑之中,我們三個在上面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她從揹包裡面拿出一個摺疊的鐵鏟出來,在下面挖著什麼。

“我剛才仔細的看了一下,這一圈地方的確是埋的那些軍人的屍體,因為被挖出來了,所以有屍氣洩露出來。”天展緩緩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昨天她並沒有說謊?”我詫異的問。

尹芳目光閃動的沒有說話。

“嗯,至少在這件事上面,她沒有說謊。”天展點頭。

我疑惑,那這麼說,文雨的反常之舉,真的只是為了救自己的命?

尹芳目光閃動的在四處自己的分析起來,過了一分鐘不到,她突然臉色一變了,“等等,我知道為什麼這裡埋了這麼多的屍體,之前我們來的時候也沒有感覺到屍氣了,那是因為這裡風水是一個極為罕見的“龍臥水”的風水局,之所以屍氣沒有被任何人發現,那是因為這龍臥水’的風水局,將所有屍氣都吸收在了一個地方!”

“在哪裡?”

我跟天展互望了一眼,便是異口同聲的問,要是因為風水的話,那麼倒是真的可以瞞天過海的。

“在……”

尹芳神色凝重,她抬起手,手緩緩的移動,幾分鐘後,卻是臉色難看了。

“很奇怪,這龍臥水的風水局局點被人刻意的掩蓋了!”尹芳無奈的說道。

“那算了,我們又不是來找那個陣點的,想必就是當時埋人形太歲的那些人中有個風水高手,設計的吧。”天展想了想說道。

尹芳無奈點頭。

“先別說這些了,她挖到了一些東西。”我聽到下面突然有動靜,然後開口了。

“先下去看看。”

天展這麼一說,我跟尹芳自然沒什麼意見,天展與尹芳跳了下去,我則是得沿著邊上慢慢的往下滑,到了下面之後,才將文雨挖出來的東西看清楚。

是一塊石頭,文雨用鐵鏟飛快的剝動之後,這塊石頭才重見天日的顯露在我們面前。

這石頭很大,圓形,跟一般雙人床大小,中間有一個凹陷,而邊上則是一些看不懂的符文,似乎是什麼祭壇。

“我們將太歲挖出來之後,才發現了這塊石頭。”

文雨盯著這塊石頭說道,“而且……”

說道這裡,文雨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用鐵鏟將石頭上面的符文徹底的清理乾淨,然後天展就輕咦了一聲,尹芳也是面色一變了。

我盯著這些符文,不,不是符文,而是一些古代的小篆。

上面寫著:

“吾為太歲耗心機,等到百五方重生,誰敢中途取之者,必將葬身於無地!”

瞬間我們三個看清楚這些字以後,我反正是呼吸都有些急促了,這算是一種詛咒?就是咒罵的意思,說我們要是拿走了人形太歲,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人形太歲不是真正的人形太歲,這個製造人形太歲的人,故意偷工減料,為的就是給自己一個重生的機會。”

文雨凝重的說道,“而人形太歲,只不過是一個人重生的一個載體而已。”

我心中驚駭了,有這種方法重生嗎?

“哼,一種借體重生的邪術罷了。”

天展冷哼了一聲,“人形太歲,說白了一個人的空殼,再怎麼培養,他始終還是一個人的屍體,只不過真正吃了那些珍貴藥材的藥人,培養到了今天,可以說就是一張白紙,一個絕佳的重生體,只需要靈魂進去,就可以重生,這跟借屍還魂是差不多的道理。”

“那照你這麼說,這人形太歲的主人現在在哪裡?”

我心中驚訝的問,這主人恐怕就是當初製造人形太歲的御醫,只不過他故意的沒有埋上山女童,也是為了讓人形太歲不成為真正的人形太歲,半屍半精,這樣方便他借其還陽而已。

“這個上面的時間是“百五”,也就是一共需要五百年,不過照理說,明朝過去那麼久了,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天展目光閃動起來。

“我也看了一下,這裡並沒有什麼陰鬼的存在。”尹芳開口了。

“那這主人呢?埋在別的地方?”

我好奇了,佈置了這麼久,人形太歲也被挖出來幾天了,其主人一點動靜也沒有?

如果說,這不是那御醫的惡作劇的話,那麼那御醫到底還在等什麼?

“這個不好說,這祭壇上面說的,算是一種詛咒吧,誰最終得到了人形太歲,誰就不得好死!所以,你才將人形太歲賣給我們對嗎?”

說道這裡,天展眼中殺機一閃!

“不錯。”

文雨也沒否定,反倒絲毫不怕我們翻臉的點頭了。

我目光深深的看著文雨,她還是那麼平靜,她如此鎮定的底氣到底是什麼?

“哦?”

天展突然輕笑了一聲,“那你帶我們過來的最終意思,就是讓我們乖乖的將人形太歲還回來?”

“這個看你們自己的意思了,反正這一切不關我什麼事了。”文雨搖頭,顯得一身輕鬆的樣子。

“是嗎?我們花錢買的東西,我不喜歡再拿出來!”

天展微微一笑,隨即看向了尹芳,聲音冷冷的說道,“那麼,給羅總打電話,讓他立馬毀了人形太歲!”

尹芳猶豫了一下,立馬將手機掏了出來。

我看著尹芳手中的手機一愣。

文雨神色一變,一絲陰沉在她臉上浮現而出了,“你最好是想清楚你現在在做什麼!”

“我想得很清楚了,你呢!大老遠的將我們引過來,應該挺累的吧!”

天展打量了文雨幾眼,突然譏諷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

文雨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有關人形太歲的秘密,不是你們讓我說的嗎?”

我也是一臉好奇了,怎麼天展突然這麼說?

“對,人形太歲的秘密是我讓你告訴我們的,只不過,是你在告訴我嗎?”

天展說著下意識的擋在了我身前,拿著手機的尹芳也是神色一變了。

文雨一愣,便是輕笑了一聲,然後饒有興趣的看著天展問,“說清楚一點,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天展說了起來,“很簡單,我認識的文雨並不會為了自己的性命那麼反常,小天跟你約定的時間是三天後,而你隔了一天不到就要讓我們過來了!這一點就讓我很懷疑你了,然後是剛才,你的一個細節突然提醒到了我,你有問題!”

說道這裡,天展突然露出了一絲冷笑。

“哦?你繼續說!”文雨笑了笑,居然很有興趣聽下去的樣子,讓我在瞬間,感覺她很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