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語言通貨膨脹現象|微觀世界

不知何時起,人們開始對“哈哈”發出了疑問:

“聊天中對方回覆‘哈哈哈哈’,現實中是真的笑了嗎?”

“為什麼感覺回覆‘哈哈’很敷衍?”

“為什麼‘哈哈’也開始表達敷衍了?”

“怎樣判斷女生聊天發(哈哈哈)是真的在笑還是敷衍?”

“哈哈哈哈哈”:語言通貨膨脹現象|微觀世界

截圖來源知乎

最開始“哈哈”表達高興之意,而現在,“哈哈”在交往表達中倒參雜了敷衍的色彩,用多個“哈”字都無法準確表達高興的程度。偶爾還出現了用“吼吼吼”“嘎嘎嘎”等詞來輔助或代替“哈哈”一詞表意的情況。

“哈哈哈哈哈”:語言通貨膨脹現象|微觀世界

截圖來源作者

“哈哈哈哈哈”:語言通貨膨脹現象|微觀世界

截圖來源作者

那麼,“哈哈”一詞緣何多了敷衍之意?“哈* n”又為何無法準確表達高興之意呢?

究其原因,我們或可用語言的通貨膨脹來解釋。

  01

語言:流通的貨幣

“通貨膨脹”本是經濟學領域的術語,指紙幣的發行量超過所需要流通的數量,導致貨幣貶值的經濟現象。語言之於通貨膨脹這一概念,就相當於語言成為了日常交際活動中所流通的“貨幣”,其思想意義相當於商品。

“哈哈哈哈哈”:語言通貨膨脹現象|微觀世界

圖片來源於網路,侵刪

在《論語言的通貨膨脹》中,李安宅認為:幣制是交換財富的手段,語言是表達思想和情感的媒介;如同制幣與其背後財富的不匹配而生的通脹,語言和語言背後的思想、情感的不匹配,就是語言的通脹。[1]也就是說,若某個詞語被隨意、頻繁地使用,該詞語的詞義將被弱化。此時,該詞語所能表達的情感也將被弱化,導致情感表達的不到位,這便是語言的通貨膨脹現象。與“哈哈哈”相似的語言通貨膨脹現象還有很多,例如:“美女”一詞原指“年輕貌美的女子”,具有稱讚之意,但如今“美女”已變成對女性的日常稱呼。注:詞義包括詞的本義、引申義、比喻義

“哈哈哈哈哈”:語言通貨膨脹現象|微觀世界

圖片來源於網路,侵刪

那麼,語言通貨膨脹的原因又為何呢?

  02 

語言使用:低成本,高收益

20世紀60年代,語言經濟學的概念首次被提出。經濟資訊學家馬爾沙克指出語言具有價值、效用、費用和收益等特性,具有商品屬性,是一種人力資本,也是一種公共產品。[2]在日常生活中,語言憑藉其低成本、高收益的特性,被廣泛使用於人們的社交中。 商店服務員以“帥哥”“美女”等稱呼來獲得顧客好感;人們以“謝謝,愛你”等片語來拉近彼此距離;媒體以“千年難遇”等詞語來捕捉網民注意力……顧客的好感、社交距離的縮排、網民的注意力等都可認為是一種收益。而語言作為一種公共資源,其使用成本卻非常地低。生活中誇張化的語言句式被多數人頻繁使用,語言的意義也就被“消耗”。

  03 

社交媒體:肢體語言的缺失

從媒體本身上,社交媒體的廣泛使用改變人們認知結構。馬歇爾•麥克盧漢的“媒介即資訊”和尼爾•波茲曼的“媒介即隱喻”都強調了媒介具有改變社會結構,塑造社會生活的隱性作用。因為媒介不僅傳達資訊,媒介本身就蘊含著資訊,它會為人類創造出一種全新的“整體心理”,進而影響人們理解世界的方式。[3]網路媒介的運用改變了人們的社交方式,也改變了人們對於社交語言的認知方式。在面對面的交流情境中,肢體語言常被用於輔助理解口頭語言背後的情感表達,而交流情境的變革,使得肢體語言讓步於網路表情符號,無法發揮其隱喻功能。

而在線上社交情境中,人們對錶情等符號的認知可能因個人經驗不同而存在差異。人們對網路表情符號的誤判可能進一步導致人們對相關語言表意的誤判。例如QQ與微信中的微笑符號,在某些人看來則多了些“挑釁、不爽”的意味。

此時,詞義本身或許並未弱化,但由於人們認知的誤判,直接導致了語言和情感的不匹配,進而發生語言的通貨膨脹形象。

  04 

受眾需求:社會認同

與自我形象塑造的共同作用

網路時代人們意識發生轉變,更傾向於接受情緒化的表達方式。與依託紙質出版的文字文化主導時期不同,在網路傳媒時代,意識形態從講求語義邏輯規範的理性文字表達逐漸向感性的象徵形象傳播轉變,意識形態認同越發強調情感引導、價值感召等感性體驗方式的重要性。[4]所以人們對感情的需求,以及語言作為思想及情感的載體,在其使用的結果上顯得更加明顯。基於這種“規則”,主要將受眾對語言使用的需求歸納為兩方面。

一是滿足受眾社交需求,獲得社會認同。首先是破年齡層的“美女”“帥哥”“老師”“老闆”的常見稱呼,拉近社交距離。其次到以圈自居的青年群體,有相近的網路文化接觸,以群體中所共通的語言作為識別符號,可以迅速拉近彼此心理距離,比如遊戲圈中術語“完爆”“吊打”的使用過程中逐漸被網路化,成為大多數人使用的詞語。同樣,使用“歡快”的語言形式也可以維繫個人和群體之間的情感互動。

二是自我形象塑造需求。庫利在《人性與社會秩序》中提到“鏡中我”也就是“社會我”,書中說到:在多數情況下,與他人的聯絡依賴較為確定的想象形式,即想象他的自我—他專屬的所有意識—是如何出現在他人意識中的。對這種自我感覺決定於對想象的他人的意識態度。[5]認為透過與社會互動才能認識到社會我,在與他人建立交流合作關係來構建自我適應社會。很多年輕人為追求個性,用一些特殊符號方式來塑造自我形象。例如在日常交流中,應用“抱走不約”“拉踩”等飯圈術語來展現自己是一個混飯圈或者追星的形象。

網路時代,詞語的濫用導致了詞義的掉價,當我們真正想要表達情感時才發現語言的匱乏。原本中華文化中那些燦爛的語言文字,在表達上竟有時會顯得無力。一方面,不可否認,我們以娛樂化的方式創造出很多“新生詞”,比如後浪、集美、工具人、網抑雲等,展現出文字的活力與創造力。但另一方面,我們也是因為泛娛樂的生活方式,在社交時追求誇張地表達,進而導致語言失去其原有活力,讓語言本身的價值意義變得空洞。我們一邊陷入語言“通脹”的漩渦,一邊又無意識地去擁護它。

古有“修辭立其誠”的言語觀,其意為在語言表達時要立足於內心的誠意之上,這種言語觀念在某種程度上規範了人們的話語方式。然而我們處於一個開放多元化的時代,我們的話語表達逐漸掙脫束縛。在這個資訊嘈雜的社會,我們只能更加用心感悟對方的言語表達,才能更為準確地領悟別人的心意。

參考文獻:

[1]嶽永逸。語言的“通脹”與意義——紀念李安宅[J]。讀書,2020(5)。

[2]付慧敏,洪愛英。語言經濟學視域下的語言競爭與語言規劃[J]。東北師大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0(2)。

[3]蘇靜婷,董晨宇。“娛樂”何以“至死”——尼爾•波茲曼在流行文化中的誤讀[J]。中國圖書評論,2020(11)。

[4]任春華。網路空間中的感性意識形態:基本特徵與傳播機理[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20(3)。

[5]查爾斯•霍頓•庫利。人類本性與社會秩序[M]。包一凡,王湲,譯。北京:華夏出版社,2015。

“哈哈哈哈哈”:語言通貨膨脹現象|微觀世界